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想之旅

学术与思想,自由与创造!未必清贫,桃李三千称富有;不求闻达,经纶满腹是风流!

 
 
 
 
 

日志

 
 
关于我

80后。理工科出身。穿行在文化沙漠。一个以教育为终生事业的教师。坚守生命教育-----求真、至善、臻美。我认为:作为一个教育者-----同时应是一个思考者、思想者! “竹白”援引《千字文》:“鸣凤在竹-----白驹食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读《陈寅恪的最后20年》  

2013-12-15 20:31:37|  分类: 读书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时,有一件事情印象很深刻,我有一位朝夕相处且历史出色的同学,某天问我可知陈寅恪其人,我回答不知,同学说陈寅恪是二十世纪最好的历史学家。我自读书以来,历史考试几乎次次不及格,所以很讨厌历史,也厌屋及乌地对历史学家不感兴趣。但从同学处得知陈寅恪是“无名望、无著作、无学位”的“三无”学人,也自此读到陈寅恪写给王国维的碑文。后来,求学时来到了中山大学,有幸第一次切身踏足陈寅恪曾工作生活过二十年的“康乐园”,每次路过他的故居时都要瞻仰几番,并踏上那条白漆小径,沉思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如何执著地著书立作。

【原创】读《陈寅恪的最后20年》 - 竹白 - 思想之旅

 去年读过《陈寅恪与傅斯年》,近日又读《陈寅恪的最后20年》,才对陈寅恪的整个人生历程有了一番熟知和感悟。在他们面前,我之后辈之人绝不敢以知识分子称之。如果闭目回索,最让我敬仰的是陈老的治学态度和作为自由知识分子的秉性,最让我感慨的是那个荒谬年代知识分子共有的悲剧宿命。而在一个秉承“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目盲和“膑足”老人身上,尤显陈老的悲情和时代的荒谬,那种自由与禁锢的争锋,有限人生与无限“使命”的悲苦,以及在这种境遇下,他反而坚定“著书唯剩颂红妆”,历时十年写作《柳如是别传》的“寂寞销魂”。

陈寅恪自称“寂寞销魂人”,自从我读过叔本华和尼采之后,才对“悲观”一词有所意会,觉得陈老是一个“悲观”之人,也是“悲情”之人。他作为巡抚之孙目睹了家境败落和文化衰落,从人生起点便有一种“悲情”的气质;集传统文化和西方自由思想于一身,并在那个家国纷争、饥寒伤病的年代,更显其“悲观”的精神力量,更因其治学博大精深而有着世人所无法企及的孤独寂寞。所以,在陆键东的书中,陈老的每一次不合“时代常理”的举动,都有其自然而然的文化根源。从他晚年在南疆为一次没有看上戏剧而发火和寄托柳如是可知其心境一二,也可从他将得意弟子汪篯逐出师门和拒绝北上“为官”并向毛公、周公讲条件可知他对官政文化的态度。

逝者已逝,但陈老的精神力量却难以说尽,难怪有人说陈老是当下教师和学者的精神坐标。流传后世的还有他授课时的“四不讲”,即“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对于这个生命和思想都可以无限“克隆”的时代,以及对我个人的三尺讲台来说,恐怕今生都做不到,所以我时常都有一种误人子弟的感觉和淡出讲台的想法。

待写……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