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想之旅

学术与思想,自由与创造!未必清贫,桃李三千称富有;不求闻达,经纶满腹是风流!

 
 
 
 
 

日志

 
 
关于我

80后。理工科出身。穿行在文化沙漠。一个以教育为终生事业的教师。坚守生命教育-----求真、至善、臻美。我认为:作为一个教育者-----同时应是一个思考者、思想者! “竹白”援引《千字文》:“鸣凤在竹-----白驹食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贫乏与富有  

2012-04-28 12:40:10|  分类: 灵魂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把自己归为一个有梦想的人,但梦想与现实,说白了就是梦想的绚丽与物质的贫困之间的冲突,一直在我内心挣扎不已。我试图几次把这个话题说完,但每次都因为思绪混乱和内心激荡而放弃。而且我也认为这不过是牢骚而已,真正的苦是无法言说的。

工作三年,除去内在的一些收获,我可谓一贫如洗,负债累累。但要说梦想,我们80后一代人可谓是有梦想且坚守梦想的,尽管这在看透世事风云的人看来,梦想只不过是给可怜的人一点心理安慰,就像七彩的泡沫一样。我认为这是青年一代普遍的现象,物资的贫困是一个必经阶段。但有一天我看到众多老板告诫青年人,这不是必经阶段,只不过失败者给失败者的安慰而已时,我又一次挣扎,质问坚守理想的代价,但很快就又被理想所战胜。接着,我又开始面临物质的匮乏。

伴随着阅读量的增加和对问题思考的深入,以及对教育和社会认识的加深,我感受到一个灵魂深刻和追求内在的人,都多少有些理想主义,这样的人多少有些深沉和悲观。但是灵魂的悲观和现实生活的乐观并不冲突,因为这不是同一个层次和领域的问题。而且,我不太认可学科上定义的悲观主义,我认为这样的人有一个至善至纯的理念在心中。叔本华把意志高高挂起,根治和隔离任何欲望,我们做不到,而尼采的“我们的悲观主义”,或许更符合我的情形,因为“世界并没有我们所说的那种价值”,至善的价值信仰只是内心的理念形式,提高了我们认识的欲望,而外在现实世界就更加无价值了。比如,我们对社会道德良知的思考会深化内心完美的道德原型,但对现实道德沦丧的社会现实会更加痛恨。

我常思考梦想是否真的可靠,难道梦想真就是个人在失意中的心理安慰?其终极目的是否能够逃脱消极虚无?我们无法脱离现实形而上到终极形式,因为我认为任何终极目的不是乐观的终结就是虚无的兑现,或者走向异化人类自身的彼岸。因为,所有的至善至美都是一种形式,而不是现实。但这恰好证明了梦想的可爱和人类在此种情形下的伟大人格。正如路遥的苦难哲学,孙少平比他的哥哥更能表达人类的高尚追求和提升人性的纯度,因为他无论在多么贫瘠、苦难和虚无的状态下都不忘记精神追求和内心完美的爱情。正是如此,虚无和消极便消失了它的地位。

所以,我就这样在思想的斗争中,用梦想又一次战胜了物质的贫乏。但当我同学来看我时,当他们告诉我工资是我现在的四倍时,我内心又激荡一番。因为我同样可以得到那样的待遇,却选择了自己内心倾向的职业,那么我就不应该攀比物质财富。是的,每当站在讲台,内心都有一种冲动,我清楚这是一种热爱、一种责任。纵然教育有很多弊病,但教育却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所以一往无前!探索、思考、实践,伴随着真诚与真实!

前些日子,校报给我要稿,说是留给我一个版面,刊登一些我的文章。我拒绝了,因为在我看来,我的文字最多也就是在网上发发,畅谈一些自己的思想历程,不以其他企图为目的。但最终在他们的请求下,我还是给了他们两篇:《平凡的不平凡》和《母亲的味道》。报纸出来后,很多同事说我可以投稿,赚些稿费。这可能不太现实,文章的内涵和语言的组织,只有个人心中清晰,而且文字单纯以利益为目的,可能文字的味道就要变质。还有同事天真地说,我可以以文学为主业,以教学为副业,这跟我的想法正好相反,我的一切文字都不过是作为一个教师应该写的教学随笔、对教育的认识和积淀一个教师的人文素养,岂能挂以“文学”二字?因为我很赞同闫学的一句话:一个优秀的教师,应该具备精湛的专业知识、丰富的教育理念和丰厚的人文素养。

我们这里有几位退休而来的老教师。我常想,如果我退休了,有了退休金,就绝不再工作,而是在人文思想领域做点最后的工作。当然,我不是否定他们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只是他们明言自己的目的是要双份工资,用以支付他们的新居。就像在《精神信仰》那篇文章中所说:他们仍然在物资、名利方面孜孜不倦地追逐攀搏,而非在既有的物资基础上转向精神领域的创造。我容易立足于整个社会,所以就感叹我们民族缺乏精神素养,没有雄厚的人文艺术的基础让世人倾心。也难怪三聚氰胺、苏丹红、瘦肉精、皮鞋变酸奶、毒胶囊、敌敌畏白酒、漂白蜜饯等等“高科技”名词的出现,一个民族没有可敬畏、可崇敬的精神领袖的人物是很可叹的。这些科技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能发明制造,如今某些专家教授可恨的很,为了利益什么都做。

年轻气盛,攀比之心是正常的,因为欲望是实在的,但人不可盲目的虚荣和贪婪,这不是通往幸福和自由之路。当一个人在物资贫困时,仍坚守事业和理想,坚守内心的那份纯粹的道义,他是可贵的。倘若问坚守的目的何在,或许真就没有目的,也只有深入某一领域才能够体验到这样做的意义。我只是感受到一切物质财富和地位名誉都可以复制,唯一不可复制的就是一个人独特的思想。就像梵高的画作和莫扎特的音乐,虽人生短暂,物资匮乏,但却能够坚守梦想。这样的人,虽身在世俗,心却在天国。

精神的富有与物资的匮乏并不必然冲突、不可调和,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物资匮乏而否定所有富人的精神生活。只是针对某个人,他可能不具备两者兼得的才能或者一些社会性的素质。而要说物质贫乏中仍坚守精神追求的人,我们大多只是形而上之后的探讨,而具体的现实生活仍具有悲苦的意味。就像我们谈论梵高,说他崇高,但岂知他现实生活中的遭遇?仅仅爱情方面,一生经历的五个女人都已悲剧告终,而莫扎特去世时连一副棺材都没有。

网上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生命的抗争就是在束缚中跳出美丽舞蹈的过程。没有束缚的生命不仅不现实,而且显得轻浮而没有分量,古往今来,人类都是在摆脱束缚的过程中使生命变得厚重而美丽。悲与欢,生与死,轻与重,贫乏与富有,这都让人回味无穷。生命真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诱惑,引人探索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