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想之旅

学术与思想,自由与创造!未必清贫,桃李三千称富有;不求闻达,经纶满腹是风流!

 
 
 
 
 

日志

 
 
关于我

80后。理工科出身。穿行在文化沙漠。一个以教育为终生事业的教师。坚守生命教育-----求真、至善、臻美。我认为:作为一个教育者-----同时应是一个思考者、思想者! “竹白”援引《千字文》:“鸣凤在竹-----白驹食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教育的存在与思索  

2011-12-04 18:27:39|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教育存在与思索 - 竹白 - 守望的距离  

 

书写了两年多的教育随笔,却未能为教育做出丝毫的实际变革,无论是教育者还是非教育者,大都在质疑这样一种写作的动机和意义,我坚定地认为:作为一个教育者,他应该同时是一个思考着、思想者。人本是教育的核心,思考人的存在,便同时要思考围绕人类而创建的一切文明和非文明,我想,这同时也是思考教育的存在。

古人倡导“知行合一”,思与行要辩证统一,而我确实对教育未做出半点成就。作为历史和社会现实中的一员,思考能够让自己解构非真实的条条框框,以便更接近教育的本质,以自己的所思站在三尺讲台,传授相对正确的知识,恐误人子弟。再者,社会和教育的变革是历史的进程,便要遵守历史前进的规律,而作为个人存在,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必须要思索、写作,就如历史每一阶段中的思想家。针对于个人而言,这是一种获得自由的方式,人难能可贵的是思索“为什么”以求意义的支点。显然,技术的发展已经使得你我的距离变得更进,社会原则已经变得平民化,人开始聚焦和思索社会所发生的一切现实存在,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感受到了社会的变革和进步。而身为教育者,又如何不思索、不写教育随笔呢?

在《考试目的性教育》一文中,一位朋友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学生所需求的,教育和教育者能够给予吗?比如,假设学生需要的是幸福,作为一个教育者,能不能给他们幸福呢?或者说我的所作所为能不能促进他们谋求福祉呢?如果我不能,那么当下的教育能不能做到呢?

无论这个问题有多少正确性,但确实让我思考我和教育的存在,以及其中的意义和价值。以我们现在的教育现实,我们可以肯定地回答,教育无法给予他们“幸福”,更何况还未说明幸福的内涵或标准。事实上,我们的教育仅在于教人谋求生存的技术,单纯地追求就业,仅此而已,而人类精神性的需求、社会性的道德伦理、世界性的人道主义,却一概避而不谈,当下的学生,他们并不幸福,甚至活在痛苦和迷茫之中,不知道自己是谁、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不懂得思考社会存在、社会历史与我的关系,不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再者,教育并非全能论,不能把一切社会问题、人自身问题全部归结于教育,从人类的发展来看,人是无限的存在,而教育既然能够形成一定的理念空间,便是有限的且有相对的范围。

康德曾在《论教育学》一书开宗明义便指出:“人是唯一需要教育的一种存在”。按康老先生的看法,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人需要教育,教育使人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使人成其为人。显然,人是什么、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是教育所要思考和完成的,比如,成为社会意义上的文化人、文明人,人不能仅仅为了生存技能,人类有更高的超越物质层面的需求等。因此,人的内涵和本质便构成教育的内在要求。

夸美纽斯也曾说:“只有受过一种合适的教育,人才能成为一个人。”显然,目前的教育并不能算是一种合适的教育,片面地追求知性和功利目的,忽略人的情感和精神需求。《中庸》有记载:“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教育又显然在压抑人性,甚至在摧残人性,不遵从生命的成长规律,怎能称之为教育?卢梭说:“植物的形成由于栽培,人的形成由于教育。”栽培需要很多的自然元素,如土壤、阳光、水分等的需求,而教育亦如此,而我们给学生所提供的却尽是贫瘠的“土壤”,看不到“阳光”,且吸收不到有养分的“水源”。教育,教与育,显然我们不存在“育”这一较高层面。

记得研究生时读过一本书《地球是平的》,世界已经被新技术和跨国资本碾成一块没有边界的平地。显然,教育也正在变平,而在我们这个东方国度,教育却失去了其独立性,其本质、内涵和意义随着信息和资本大潮的变化而变化,有些盲目性,有些不伦不类,甚至已经不能认识到人这一个根本存在的需求。虽然西方教育已经历新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冲突和变革,但其教育的本质和原则却始终倾向于保守思想,就像他们那两百多年前制定的宪法的变更速度一样,有时候读其教育案例、教育法规,会觉得这个“移民族”有些幼稚可爱。教育基于人和人类本身,尽管人是社会性质的,但人性及其生命的发展总不至于像资本一样善于流变。而教育不尊重其内在本性,反而像人的眼睛一样喜欢向外搜寻猎物以作为支点。其实,教育与人一样皆有两面性,一方面渴望稳定和保守,不乐意承担变革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却又渴望变革,追求新的社会生活方式和生命的新意义。

以我自身的求学经历和从教经验,现今的教育目标,不是基于人的毕生发展,而是一时性的目标,比如,只要你能够就业,大学就算完成了任务,至于你能不能有崇高的目标追求为民族大业献身,能不能追求到自己人生的幸福快乐,显然并非高等教育的责任。所以,我们应该回过头来思考人是什么,教育能否基于人本身的发展呢?又如,单就人的精神世界,就有知、情、意,显然教育只关注“知”,这里的“知”也淡化为“技术”或“技能”。至于你将来情感是否丰富、能否审美,你的行为能否区分社会善恶之道,自然又并非教育的责任。这些问题可以从高校各类教育文件中以及各科所开设的课程中略知一二。

教育者,其素质也并不见得有多高,甚至某些道德良知不及一般人。小范围的领导,比如一个学院,在会议中承认自己教育方针错误,却迟迟不变革,教师埋怨学生思维能力差,学生埋怨课程的设置非社会所需。而且学校的会议实在是多,每次会议都是长篇大论,这或许是我们东方的特色,我所头疼的一件事情是讲话的内容与现实的格格不入,太多的形式主义原则和要求,太多空泛的科研文件和“教育”思想,教师必须跟着造假虚构,耗费了大量人力和时间。这也形成一种风格,领导只是要目标、口号和文件,至于真实性、有效性,却大都不在考虑范围。

作为集体中的一个有限人,必须要思考、写教育随笔,至少在这个思维空间,我们是自由的,当你站在三尺讲台,才能够影响学生的思想。显然,教育者无法直接地给予学生想要的,尤其是其精神层面,这又牵涉到教育的方式,但是单纯地“教”是不能使其成为一个人性意义上优秀的人。其实,思与行在教育中,从来都不会存在绝对的对立,教师的思考和教师的讲授是思与行的辩证统一。

话说过来,身为一个教育者,是否真的有资格站在三尺讲台?是否能够直面学生和知识而无愧于心?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